毛泽东人民大学(兴国网)

‌马克思为什么说“宗教是人民的鸦片”

时间:2024-04-07 07:21点击:64

‌马克思为什么说“宗教是人民的鸦片”

朱云川


【编者按】宗教神学部,主要是从人类解放的需要去研究写作,破除宗教神学对人类独立思考的束缚,把人解放成为人。马克思对宗教的评价是正确的,可作为我们的工作指南。

精神殖民与宗教异化是一枚硬币的两面。

人性空,就是精神殖民的异化表现。

1843年,马克思《<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指出:

反宗教的批判的根据是:人创造了宗教,而不是宗教创造人。就是说,宗教是还没有获得自身或已经再度丧失自身的人的自我意识和自我感觉。但是,人不是抽象的蛰居于世界之外的存在物。人就是人的世界,就是国家,社会。这个国家、这个社会产生了宗教,一种颠倒的世界意识,因为它们就是颠倒的世界。……宗教是人的本质在幻想中的实现,因为人的本质不具有真正的现实性。因此,反宗教的斗争间接地就是反对以宗教为精神抚慰的那个世界的斗争。

宗教里的苦难既是现实的苦难的表现,又是对这种现实的苦难的抗议。宗教是被压迫生灵的叹息,是无情世界的心境,正像它是无精神活力的制度的精神一样。宗教是人民的鸦片。

废除作为人民的虚幻幸福的宗教,就是要求人民的现实幸福。要求抛弃关于人民处境的幻觉,就是要求抛弃那需要幻觉的处境。

这种批判撕碎锁链上那些虚构的花朵,不是要人依旧戴上没有幻想没有慰藉的锁链,而是要人扔掉它,采摘新鲜的花朵。对宗教的批判使人不抱幻想,使人能够作为不抱幻想而具有理智的人来思考,来行动,来建立自己的现实;使他能够围绕着自身和自己现实的太阳转动。宗教只是虚幻的太阳,当人没有围绕自身转动的时候,它总是围绕着人转动。 

  马克思:《<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载《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1、2页。

毫无疑问,共产主义要求彻底革命,就是实现人民的现实幸福。无神论要取得胜利的唯一前提,就是实现共产主义,给人民提供现实的幸福处境。空谈道德,是最容易欺骗老百姓、败坏道德声誉的。

马克思说:“对宗教的批判使人不抱幻想,使人能够作为不抱幻想而具有理智的人来思考,来行动,来建立自己的现实”。对宗教的最好批判,就是实现共产主义。为什么现在宗教泛滥成灾,就是因为共产主义真理被人遮蔽了。

长期以来,传统教科书把马克思主义曲解成唯物主义,成为“费尔巴哈囚徒”;将老子道德视为腐朽的没落的反动的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加以抛弃,把太上老君“捽了个倒栽葱”,不幸斩断了“老子+马克思”的中国新文化道德根脉,导致庸劣塞道谬种流传,以至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至今尚未完成。

(摘自朱云川著《文明自信》研究版文稿,2020年2月)

【人民评论】

人民有信仰,国家有力量,民族有希望。

关于宗教的问题,是需要我们去探讨和研究的事,就社会幸福感和大众道德感,这肯定需要精神上的发展和进步。当今世界,各国主导人们精神的,还是过去老套的宗教思想,这些宗教精神思想是跟不上时代的,而且也是分裂的。世界大部分的战争冲突,也多是因为宗教信仰差异的原因,而我们中国是最有机会出现一种或类似于宗教信仰的新信仰思想文化的发源地,这种机会不是中国有宗教信仰自由的机会,而正是中国国情的特殊性。

对宗教信仰的压制和戒堵,使得中国成为了一块精神信仰的空白地,不像国外宗教自由、各种宗教邪教满天飞,人们的思想早就塞满了被固化了,只有中国是一片净土,谁能在中国这片净土上发展其新的具有说服力的类似宗教的全民信仰——比如新共产主义信仰,中国十几亿人信同一种信仰,这将是一股强大的思想力量。世界上将没有任何一个宗教自由的国家,在精神信仰上可以与中国抗衡,中国将带动整个世界大同于一个共同的精神信仰文化中。

(炎黄孙)

来源:《新国学月刊》2023年2月,第10-1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