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人民大学(兴国网)

‌朱云川:从赫鲁晓夫秘密报告说起

时间:2024-04-30 09:27点击:9696

从赫鲁晓夫秘密报告说起

——共产党人如何实行“两个彻底决裂”

‌作者:朱云川

  对自己不明白的东西,无论赞成与反对,都是做人不诚实的虚伪表现。

  长期以来,对于共产主义、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修正主义等问题,无论敌友我,大都在说空话。作为中苏论战当事人之一,邓小平后来评价说:“经过二十多年的实践,回过头来看,双方都讲了许多空话。”

  邓小平承认:“什么叫社会主义,什么叫马克思主义?我们过去对这个问题的认识不是完全清醒的。”“社会主义是什么,马克思主义是什么,过去我们并没有完全搞清楚。”“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最根本的是要使广大人民有共产主义的理想,有道德,有文化,守纪律。”(邓小平:《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改革是中国发展生产力的必由之路》、《建设社会主义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载《邓小平文选》第三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63、137、28页。)

  事实上,右的资本主义害人,左的社会主义骗人,中的封建主义压人,都是坏东西。毫无疑问,斯大林是一个苏联民族英雄,一个国家领袖不假,但只是一个国家主义、左派社会主义者,不是真正的共产党人。

  与我们今天的不少或大多数党员情况类似,斯大林虽然组织上是共产党员,但思想未入党,根本就不是一个共产主义者。

  历史证明,列宁去世前,斯大林已经粗暴对待党内高层其他同志,开始反对列宁,以致于列宁遗嘱明确要求苏共撤了斯大林的总书记职位,随便换一个其他领导人上台都行,这是一件至关重要的小事。

  列宁去世后,斯大林对党内同志更加残暴,在1930年代实行大屠杀政策,最终异化成苏修帝国主义头子和法西斯主义者。

  左派争论说,斯大林的大屠杀是镇压人民敌人,镇压反革命分子,是完全正义的必要的值得拥护的。这纯粹是毫无历史感,违背事实的胡说八道!

  毕竟,在1920、1930年代的旧中国,社会主义的国民党屠杀共产主义的共产党和革命群众,中共党内的“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的极左路线,都是假以“肃反”为借口,大肆排斥、迫害和屠杀包括毛派在内的一切对革命有贡献的领导人。

  蒋介石、斯大林、张国焘、王明等法西斯主义者,唯一目的只有一个:

  为了满足自己的政治野心和权力统治欲,实行“一个国家,一个主义,一个领袖”的三垄断,不惜公然背叛革命、党和人民,既然自己无法从理论、精神、事功和影响力上超越其他领导人,那么就动用野蛮粗暴的军事手段,从肉体上彻底消灭竞争对手,以达到夺取巩固个人权位和取消他人领导权的法西斯主义目的。

  事实证明,列宁遗嘱预见的那“一件小事”是无比重要的。列宁遗嘱的建议总结一下,就是必须坚决反左,防止左中右杂空社会主义、机会主义者上台,至今都是完全正确的。

  关于赫鲁晓夫的历史评价:

  赫鲁晓夫的儿子谢尔盖,在为其父所写的传记中有一段话:“从我的学生时代起,我就一直努力探索,想知道共产主义究竟是个什么样子,但却一直茫然无获……我一直想请老爸给点启示,弄清共产主义的性质,但直到现在也没能得到一点明白的回答。我懂得了,连他本人对这个问题也是不太清楚的。”

  前苏联将军伊万诺夫评价赫鲁晓夫说:“他是个犯了错误的共产党人。他跟勃列日涅夫、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不一样,是真心想实现共产主义的,只是方法不对头,效果不好。”连斯大林的战友、骂赫鲁晓夫是“暗藏的敌人”的前苏联外长莫洛托夫,晚年也不得不承认,在赫鲁晓夫当政时,“日子确实比斯大林时代轻松”。

  杂家赫鲁晓夫是共产党人,希望建成共产主义,但不明白什么是共产主义。斯大林极左坚持国家主义,叶利钦极右坚持资本主义,都是反共分子。

  1985年8月,邓小平说:“社会主义究竟是个什么样子,苏联搞了很多年,也并没有完全搞清楚。可能列宁的思路比较好,搞了个新经济政策,但是后来苏联的模式僵化了。”“要特别注意我们‘左’的错误。‘左’的错误带来的损失,历史已经作出结论。”(邓小平:《改革是中国发展生产力的必由之路》,载《邓小平文选》第三卷,人民出版社是1993年版,第139页。)

  赫鲁晓夫秘密报告揭了盖子,捅了漏子,破坏了一边倒的社会主义国家团结和统一战线,毛主席评价说。

  由此,毛主席接过维护社会主义国家团结和统一战线的世界旗帜,公开与赫鲁晓夫决裂,发起九评论战。毛主席是总指挥,“(邓小平)作为主要当事人,回头看,双方都说了很多空话。”(邓语)

  在以后十年中,那些一肚子私心杂念的斯大林主义者(指国家主义、精英主义、法西斯主义)、左派社会主义者,把毛主席搞得焦头烂额,老泪横飞,整党整风、三反五反、社教四清、五七干校、学雷锋都不管用,不得不发动预计三年完成的文化大革命,后来失控最终导致人亡政息。

  这再一次证明了马克思、恩格斯在第一国际(科学社会主义纲领)期间,发表在《宣言》1872年序言中的两句话的无比重要性和完全正确性:

  其一,特别是公社已经证明:“工人阶级不能简单地掌握现成的国家机器,并运用它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见《法兰西内战。国际工人协会总委员会宣言》德文版第19页,那里把这个思想发挥得更加完备。)

  其二,很明显,对于社会主义文献所作的批判在今天看来是不完全的,因为这一批判只包括到1847年为止。

  上述两句话,指资本主义国家制度和社会主义思想文化。共产党人绝不能靠资本主义制度来解放人民,绝不能用社会主义思想来唤醒人民。共产党人必须坚持两个彻底决裂,坚持与一切非共产主义的不合理制度和不正确思想彻底决裂。

  列宁和毛主席明确指出,传统社会主义就是国家资本主义,等同于修正主义,有四个差不多。“我们建立的社会主义,还是一个没有资本家的资本主义国家。”

  事实证明,左中右杂空,代表人类社会中的一切旧制度旧观念,指左的社会主义(修)、中的封建主义(封)、右的资本主义(资)、杂的帝国主义(帝)、空的宗教主义(鬼神)。

  朱云川

  2023年5月31日

来源:《红色新青年》2023年6月,第41-43页。

相关链接:

关于个人崇拜及其后果(目录)

赫鲁晓夫 1956年2月

一、列宁对斯大林的担心是正确的

二、一个人专横怂恿了另外一些人专横

三、斯大林对党和党中央的专横态度

四、各色诽谤家和野心家都积极活动起来了

五、危在旦夕,斯大林的“军事天才”

六、所谓“列宁格勒事件”

七、这些句子都是斯大林亲手写的

八、中央政治局委员当时干什么去了

九、我们党的胜利旗帜——列宁主义万岁

注:原文较长,全文小标题为朱老师所加。